siro

放假的感觉真是好啊……

打杂任务【主线二】


*头一次写长文,可能读起来有点不顺
*总算搞完主线二了,一身舒爽
*总觉得写成了日常
*下面正文





       “最后一个是......南野目。”午后的京都总是闷热,石砖铺成的街道上购物的人络绎不绝,也许因为是双休日,这里比平常更加热闹了,当然也拥挤了不少。受命前来派发任务的狐之助现在正卧在街边一棵茂密的树上,躲在一片绿荫中的它并没有被来往的行人所注意,可以在凉快的地方休息一会儿狐之助也是感到十分惬意——只是对面屋顶上的猫有点讨厌。

       从狐之助一卧在这里,对面那只白猫就一直盯着它,令狐之助浑身不自然。尽管自己也算是高级动物不应该会对这种不友好的视线有什么反应,但总是这么看着时间一长狐之助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心里一阵发毛。
       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除了有时会坑一下新人就真的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了。狐之助以自己的节操担保。
       所以.......心虚个毛线。
       也不知道是休息够了还是再也受不了这种“友爱”的注视,狐之助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灰,从树枝一跃到地面。突如其来的阳光使狐之助眯起了眼,它摇着尾巴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这边后朝着一个方向钻进了汹涌的人群。

       按照记忆中的地址,狐之助拐进一个较为安静的街区,经过了两个分叉路口,它最终在一栋三层楼的民居面前停了下来。狐之助甩了甩尾巴,摆正身后的信,整理了一下因为奔跑而弄乱的毛。“形象还是要有的。”这是它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狐之助翻进庭院,绕到房子的侧面爬到了二楼,然后在一扇窗户面前来回走动,看屋里面的装饰应该就是南野的卧室了,只是面前透明的玻璃把它关到了屋外。狐之助尝试扳开窗户,但失败了,它不甘心又去大和守君房间那里碰了碰运气,和意料中的一样,它被锁在房子外了。

       “看来只能从正门进去了。”这样想着的狐之助磨磨蹭蹭地来到木门前。记得之前有次来找南野的时候被她的房主早川发现了,在以为南野身份要暴露的时候那人突然两眼放光抱起自己放在腿上揉啊揉,把它的毛全都弄乱了,还自顾自地为它带上一些乱七八糟的蝴蝶结并喷了不少香水,有时满意了还会把脸凑过来蹭啊蹭。它刚要逃跑就又会被抓回来,被晾在一旁的南野表示爱莫能助 ,狐之助只能默默忍受着娃娃头女生一会儿捏捏它的脸一会儿又去碰碰它的尾巴,要不是最后大和守君的解围,它估计是要灵魂飞天了。

       “不不不,现在不能想这个。”狐之助摇了摇脑袋,强迫自己忘掉这些黑历史。它清醒了以后就跳上旁边摞起来的木箱子,举起右爪准备按响门铃——然后它停住了。狐之助举起来的爪子在以一种超高的频率不住地颤抖,维持着尴尬的姿势,脑内被自己的一百种死法疯狂刷屏。不行不可以这么怂!时之政府的脸快被你给丢完了!

       “只能祈祷今天只有南野一个人在家了。”一番心里挣扎后,它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按响了门铃——

       “叮咚——”
       “嘭!”

       ......
       怎么回事?屋内什么东西炸了?
       ......

       ......
       好安静啊,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良久,狐之助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跳到地上把一只耳朵贴上木门。

       “大和守安定——!!”
       “!!!”

        突如其来的怒吼令狐之助猝不及防,它被吓得汗毛竖起立刻从木门那里跳开,揉了揉被震得有些发痛的耳朵,狐之助突然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这不就是早川藤吗!

       完了她在家自己估计是要死了。

       “不是说过不许你进厨房吗!”
       “抱、抱歉!我想着大家太辛苦了所以——”
       “把厨房炸了我们就更省心了?”
       “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厨房啊!又要花好多钱来修理了,明明一个月前刚换的啊!”
       “真是非常抱歉!”

       里面传来前断断续续的声音,听清内容的狐之助挑了挑眉:大和守君今天也在愉快地毁灭世界呢。然后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的传来,在门前停止。

       ?
       门突然被打开,屋里浓厚的烟雾争先恐后地向外涌出,狐之助被呛到流出了生理泪水,一个黑影矗立在浓烟之中,许久未动。不会是早川吧!?想到这里的狐之助突然一惊,心脏开始快速跳动,它屏住呼吸,呆呆地站在原地仿佛石化了一般。面前的黑影从房内走出,在狐之助面前停住。

       完了!狐之助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软了,完全动不了。狐之助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那人蹲下身来,向狐之助伸出了手——

       想象中的腾空感一直没有传来,狐之助睁开一条缝,看见眼前的人正拆着一封信。似乎有点眼熟。看到信封上用来封口的火漆,狐之助思索了一下,然后整只狐狸仿佛刚被雷劈过一般:等等!那不是南野的任务通知吗!

       没错就是那个。

       这次任务算是彻底完蛋了,那种东西被其他不相关的人看到不仅自己会被开除南野估计也会被连累。想到自己大意的行为一连害了两个人,狐之助觉得自己的良心要死了。

       “消灭时间溯行军吗,还以为是很难的任务。辛苦你跑这么远了,狐之助。”咦?好熟悉的声音,似乎不是早川的。狐之助完全睁开眼,黑烟已经退散,蹲在它面前的是一个穿着橘色睡衣的人。“南野?你蹲在外面干什么?”早川的声音从大厅传来,南野把信收到口袋里,站起身对里面的人说:“刚刚听到门铃响了就出来看看,结果并没有人呢。”“是吗?赶紧进来帮我清理一下厨房!真是乱成什么样子了!”“啊,好,马上来。”

       南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放在狐之助面前:“这里面有一些你喜欢吃的油豆腐,算是犒劳一下辛苦奔走的你了。”弯下腰的人笑着摸了一下狐之助毛茸茸的脑袋,转身进屋了。

       “砰。”直到门被关上,狐之助才反应过来,它有些呆滞地望着面前橙色的袋子,许久,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次药丸。见任务已经完成,它整理了一下毛,叼着装着油豆腐的袋子晃着尾巴返回了。
       造型可不能乱。心满意足打道回府的狐之助今天也在执行着自己的基本原则。

       等整理好厨房回到房间时,已经是快到晚饭的时间了。南野把信纸掏出来往杂乱的书桌上随意一丢,就一头栽进了柔软的床。“新任务吗?”过了一会儿,一个软软的少年音响起。南野慢吞吞地坐起身来,对眼前拿着信正在浏览内容的大和守安定,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今天晚上出去吧?”马尾少年晃了晃手中的信纸,慢悠悠地说,“毕竟都是些杂碎呢,要是影响到别人就不好了。”南野看着安定有些黑的微笑,考虑了一下,答应了:“权当出去散心吧。”

       “厨房墙壁怎么是黑的?又是安定搞的?”晚上才回来的木村优一看到简直煤窟一般的厨房,又看到在家的安定,瞬间了然。“抱歉......”坐在沙发上的大和守满脸歉意地低下头,一副颓废的样子。“无所谓,反正不是我的房子。”木村把眼镜摘下塞到书包里,语气中透露着些许幸灾乐祸,“木村你应该庆幸早川出去了。”这边刚从楼上下来南野听到木村的话,脑补了早川的反应。肯定会发火的。一想到暴怒状态的早川,南野不禁缩了缩脖子。

       “在外面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那,我和安定出去一会儿,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吧?”
       “不用担心我,早点回来。”
       “我们会的。”

       出了门之后,南野拿出钱包,对安定说:“先坐电车去伏见区吧,那里一直不太稳定,如果出事了就不好了,”想了想她又加上一句,“现在可能还有些早,可以现在那里逛一下。”
       “其实我不介意背着主公跑过去。”“......我介意。”

       京都伏见区  14 P.M.

       “哦啦哦啦哦啦——”昏暗的小巷里一道寒光闪过,面前散发着黑气的怪物瞬间被劈成两半,收拾完最后一个溯行军的安定站直身,哼了一声把有些受损的刀剑收回刀鞘。现在的他看起来有点狼狈,衣服多处破损,脸上也被划了几道血痕,额头布有细小的汗珠。好在持续了一个钟头的战斗终于结束,不然再耗下去体力真的会跟不上的。安定调整了下呼吸,平复了下因战斗而变得波涛汹涌的心情。

       “这次伏见区还真是中了大奖啊,'它们'基本都集中在这里了。”他用手抹了抹脸上的灰,走出小巷重新回到明亮的街道上,白色的灯光从正上方倾泻而下,上半张脸被隐藏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一辆超速的汽车从眼前飞过带起了一阵风,安定正了正被吹歪的围巾,等抬起头时,脸上又是一副天然的表情,和刚才浑身杀气的样子判若两人。
       “不知道主公那边怎么样了。”

       “唰唰——”几道利箭划破空气,精准地射穿了空地上三个怪物的脑袋,看到溯行军化作黑气逐渐散去,隐藏在树荫里的人舒了一口气。南野收好强弩,从阴影中跳出回到地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阵倦意顿时涌上,令她有些头痛。

       南野弯下身正准备拍拍身上的树叶,余光便瞥见路灯下有一个黑影在向这边跑来,才恢复正常的心跳骤然加快,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南野迅速掏出绑在手臂上的手术刀正准备给那人来上一刀,但等看清对方的面貌,她先是身形一滞,然后松了口气,收起了动作:“是安定啊。”

       白色的路灯下飞虫的身影清晰可见,深夜的公路上一片寂静,路两旁的树上传来夏蝉鸣叫的声音,步行回家的两人各拿着一罐饮料并排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他们的背影偶尔会被经过的出租车的车灯照亮。  
      
       比安定高出半个头的南野喝了一口绿茶,揉着有些鼓胀的太阳穴开口道:“ 今天附近地区的溯行军都集中在这里了,只有两个人还真是费劲,能活着回去真是我莫大的幸福了。 ”安定闻言看了过来,发现南野有了淡淡的黑眼圈,随即笑着说:“今天真是辛苦主公了,脸色很苍白呢,已经想要睡觉了吗?”“差不多。”“还以为主公会熬夜把京都其他几个区的敌人都清完呢。”“修仙不适合我,剩下的交给市里其他的同伴吧......”说着,南野便打了个哈欠,“他们比我可靠多了。”“说的也是,主公本就不是那种勤奋努力的人嘛。”“......虽然这是事实但总觉得有点受伤是怎么回事。”大和守安定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心里特鄙视我?

       “要我背主公回家吗?脚步已经不稳了哦?”
       “感谢抱歉不需要。”







        ——END——
    【主线二剧情·完】

这里说点废话

写完之后不太满意,感觉文章都要断成片段了

果然头一次写长文还是有点不顺手(之前只是记一些脑洞)

嘛之后写的多了应该就会改过来了吧(大概吧)
      
感谢看到这里

(以及安定我对不起你)









关于人设


算是熟悉一下lof的发文系统吧.....
关于主线二已经码一半了,希望假期里能够搞定
只是写半天似乎有点偏离主题了..
下面人设


姓名:南野目
性别:女
年龄:19
外貌:过肩黑发用橙色绸带在脑后扎成低马尾,右眼角下面有一颗黑痣,带着牙套,身着黄白格子的衬衫,深咖色的过膝宽松亚麻灯笼裤,卡其色中袖开衫

性格:随和,不喜欢惹事,大多数时候很懒散,脾气温和,不怎么生过气,是个既乐观又悲观的人,有时心中悲伤无法用平常方法派遣就会用刀子割自己的手臂或是用其他方法自残

副业:大学生兼职幼儿园老师

搭档:大和守安定

在现世与搭档表面关系:朋友,同居者
经济能力:可以养活自己并且对自己的生活稍作滋润

有无特殊能力:有,精神操控,就是对于一些心理防备较弱的人可以读取部分记忆并在一段时间内操控其行动,很费神就是了,一般时间过长会脑胀

大致经历: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和母亲是开花店的,比自己小五岁的弟弟和妹妹在校都很优秀,目自己则是资质平平,但好在父母对他们都是同样的疼爱。高考过后在花店旁的一块草地里将被偷出来的安定挖出并与其结缘

人际关系:
早川藤:21岁大学生,女,和南野安定同居,为四人同居房的房主,性格开朗,大大咧咧

木村优一:20岁大学生,男,和另外三人同居,戴着眼镜,少言,但是个温柔的人

基本信息:
身高173,体重52kg


(居住地的话坐标有显示,之后南野到达哪个地方除了文中会写出来坐标有时也会变,嗯,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为了提醒自己写到哪里了)